瘦身

郎咸平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末容易被颠覆

2019-11-10 20:15: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东音社按】本文内容整理自2016年7月出版的《郎咸平说:新经济颠覆了甚么》1书。作者在书中,利用案例的范式,详细分析了新经济与传统产业的关系,认为新经济从商业本质来说,并没有颠覆甚么。资本市场与新经济联姻构成的产业“不均衡状态”,已使“中国经济到了最艰苦的过渡期”。本书虽然出版于2016年,书中的预言正是我们今天面临的状态。对我们如何度过“艰苦期”,仍具有参考价值。本文经东方出版社授权发布。

1、任正非:“汽车必须是汽车,金融必须是金融,豆腐必须是豆腐”

2016年开年,一贯低调的老牌科技企业华为忽然成为媒体热议的焦点。引爆舆论的是接连报道的几起新闻:1,华为 2015年营业收入超过思科,一举成为全球通讯行业的老大;2,2016年一季度华为手机出货量同比增长将近 60%,稳坐全球第三,直逼苹果、三星;三,2016年5月华为起诉三星侵犯其知识产权,网友戏称华为用专利“手撕”三星,并由此发现华为在手机领域具有的核心专利数量远超苹果、三星。华为的赫赫业绩反衬出一些曾经风光无穷的互联网手机公司如今的困局。华为凭什么成功?华为坚持的是什么?当“互联网 +”的大潮袭来,所有人都在忙于寻觅风口的那头“猪”,所有人都在讨论互联网颠覆了甚么,任正非却冷静地指出,互联网并没有改变事物的本质,“汽车必须是汽车,金融必须是金融,豆腐必须是豆腐”。

郎咸平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末容易被颠覆

的确,互联网技术正在加速推动商业模式的改变,加上全球多余资本疯狂寻觅新的利润增长点,催生了新一轮的互联网创业大潮。在野蛮生长的 O2O、p2p、自媒体、同享经济等冲击下,仿佛每个传统行业都遭到了“颠覆”,以致笃信“互联网精神”与“互联网思惟”的创业者们产生了一种幻觉:自己即将以势如破竹之势横扫传统行业,完全改变行业的既有格局和生态。但是,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末容易被颠覆。动辄谈颠覆的创业者常常死得最快。例如,大量的 O2O公司不择手段虚构业绩,靠讲故事、谈情怀、造数据、编造主要创始人履历、自己或鼓励他人刷单等等方式,不断包装本身,目的是骗一轮又一轮的风投进场,最后烧完所有钱关门大吉。固然这还算是好的,只是风投倒霉而已,如果这样的公司继续忽悠,一不小心上了市,那终究倒霉的就是我们的广大股民。而那些财大气粗的BAT们,“有钱就是任性”,以为手握天量资本就可以颠覆一切,进而在各个行业胡乱收购,结果导致本身股价阴跌不止,还怪美国投资者不了解自己的情怀,这届美国人民果然不行……更不用说当年喊出“颠覆金融业”的 p2p,如今已成为集资跑路的重灾区,最近更出现了上线一天便跑路的“p2p一日游”奇观。

如果说在服务业领域,还有可能依托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新的消费体验实现“弯道超车”,在制造业领域,则远远不是那么简单了。对那些高调宣布要跨界造车,并计划在 2~3年内就发布首款智能电动车型的互联网企业来说,我只能用“无知者无畏”来形容。要知道一部手机的零配件不超过 100个,而1辆汽车的零配件不包括螺丝螺帽都有 7000个以上,造车的资金投入之大、设计标准之复杂、技术壁垒之高、供应链管理之难,绝不是只靠“互联网思惟”摇旗呐喊几声、博博眼球就能搞定的。电动车鼻祖特斯拉至今还深陷亏损泥潭,而中国互联网车企们的自信满满究竟从何而来?我可以断言,这些冒然踏入智能电动车领域的互联网车企最后一定死得透透的。我认为更可行的一条路是,由传统车企升级进入智能车市场,比如被吉祥收购的沃尔沃,在吉祥延续的资金和研发投入下,沃尔沃无人驾驶汽车的时速已可以到达 70~130千米,在速度和稳定性上远超谷歌的无人车。

郎咸平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末容易被颠覆

2、“管制红利”以后,“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现在回过头来看,在中国,“互联网 +”腾空出世并大有“颠覆”一切行业之势,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范围甚至已经甩开美国几条街,其本质究竟是什么?还是那句话——你想到的都是错的!不是由于我们的互联网技术有多先进,也不是由于我们的商业模式有多牛叉,让这些行业蓬勃兴旺的根本原因,我称之为“管制红利”。甚么意思?

虽然我们进入市场经济已 30多年,但不合理的政府管制依然无处不在,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遭到严重挤压。如中小企业的赋税高企,金融、传媒等行业的严重国有垄断,和出租车行业的牌照限制等等,正是这些管制因素很大程度上成为催生“互联网 +”经济的土壤。也就是说,从前被重重管制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民营经济,现在借由“互联网 +”打造的新经济外衣,换个马甲进入了政府管制的真空地带,从而取得了蛮横生长的契机。

例如,我最早指出,以淘宝为代表的 C2C电子商务的爆发式增长,其根本原因在于网店可以逃掉居高不下、名目繁多的税费,从而依靠巨大的本钱优势,以低价碾压实体店。

p2p是更为典型的例子。金融业的暴利早就让民营资本馋得流口水,奈何金融牌照的壁垒太高,发展民营银行的口号喊了多年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互联网金融1出,以“金融创新”的名义,不需要金融牌照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赚取金融暴利,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因而大量过去只能在地下运作的地下银号、小贷公司摇身一变为 p2p公司,加上之前由于种种管制而没能涉足金融业的巨额民营资本疯狂涌入,p2p平台短短几年间就发展到 3000多家,资金范围逼近 1万亿,也就不足为奇了。

严格说来,这 3000多家 p2p中 99%都不是真正的 p2p,只能叫做网贷公司。为什么? p2p顾名思义是点对点的融资模式,借方和贷方通过p2p平台直接达成资金匹配,平台公司只是提供信息服务,风险由借贷双方自己承当,平台公司既不会承诺收益率,更不会为产生的坏账兜底。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创新,由于它实现了去中介化,资金融通可以在借方与贷方之间直接产生,而不需要通过银行。但目前中国的 p2p有几家是这类模式?平台公司纷纭自建资金池,为投资保底保利,这和银行放贷有什么辨别?所谓的创新,只不过是将传统金融业务从线下搬到了线上,而之前被长时间打压的民间金融资本终究能以“p2p”的面目登上大雅之堂,其实质就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网贷公司或叫“网络银行”。因此中国 p2p的畸形增长与金融创新没有半毛钱关系,其实质是金融行业管制红利的系统性释放。

郎咸平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末容易被颠覆

自媒体一样如此。严格的期刊号、电视牌照管制和内容管理曾是传媒业牢不可破的两重壁垒,而以自媒体为代表的新媒体轻轻松松就绕开了这两大壁垒。只要有受众,人人都可以创办自己的杂志(微信公众号)、电视台(视频直播),成为意见领袖或叫“网红”,内容尺度也可以相当大(虽然官方有删帖、封号等手段,但这些毕竟属于事后监管,其效果与事前监管不可同日而语)。风投的疯狂追捧可以帮助我们看清自媒体行业的本质:依托资本放大媒体管制红利,在短期内迅速积累人气,迅速实现粉丝变现。在这类商业模式之下,某某酱成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标杆人物和新的励志女神。

再来说说目前很火的以滴滴为代表的所谓同享经济。在专车和顺风车中,仿佛顺风车模式更能代表同享经济,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绝对不是未来租车出行的主流模式,特别是在中国。为什么?目前中国社会的道德危机和信誉危机严重,陌生人之间根本不可能建立起信任,随便搭载一个陌生人的车绝对算得上是一种冒险,更不用说服务的稳定性和专业性了。现在很多人是抱着玩票、猎奇甚至其他目的去坐顺风车,把这部分人剔除以后,顺风车的真正用户范围其实很小。

相比顺风车,专车其实是出租车行业的真正挑战者。个人通过注册,接受平台公司一定程度上的统一管理和培训,然后为乘客提供相对标准化和专业化的服务。这类模式,理论上说私家车主也可以兼任专车司机,但由于服务时间的限制,实际上真正的专车司机的主体是什么?就是过去所说的“黑车”司机。虽然目前专车司机的合法地位仍然没有得到官方认可,但最少这属于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专车有了同享经济的光环加身,不需要出租车牌照也不用缴纳高额的份子钱,就可以与传统出租车分一杯羹,这也是相当典型的管制红利。对此,心里最明白的固然是传统出租车司机们,因此过去的出租车罢工多是为了抗议黑车,现在则转而抗议专车。

因此我们的结论是,这一轮互联网创新实际上赚取的是中国经济体制中还未释放的管制红利。这并不是坏事,民营经济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冲破过去垄断行业不合理的管制,从而分到了蛋糕,也迫使政府在这些领域进一步推动改革、转变角色。但是,接下来的问题在于,管制红利只是阶段性的,不能一直吃下去。

比如,在金融领域,不管国资还是民资,金融监管都是必须的,这在世界各国都一样。这也就意味着,民间资本无序进入金融业的现象不可能延续,长时间来看,p2p平台应当也必须纳入金融监管。在目前如此庞大的p2p平台数量和资金规模下,政府竟然没有出台一个明确的 p2p管理办法,p2p公司仍然处于“三不管”状态,只有当平台跑路了、投资者上街了,有关部门才匆匆忙忙参与调查,这简直是政府的重大失职。目前 3000多家 p2p中,已有高达 30%的平台出问题,并且我相信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问题平台行将暴露出来。你想象一下,一旦这些 p2p平台集中失事,将是什么后果?

因此,政府必须马上行动,通过出台管理细则,清算整理,对合格的p2p平台颁发金融牌照,纳入平常监管;对不合格乃至本身就是以庞氏骗局为目的的平台,坚决关停。而一旦民营金融资本被纳入正式监管,金融行业的管制红利也就消失,这些网贷公司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和传统银行业正面比拼风控能力和盈利能力,鹿死谁手很难说。

又如,目前出租车行业的“双轨制”,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续。长时间来看,监管部门只有两种模式可选:1是放开出租车牌照,任何人通过注册、考试等手续以后就可以成为出租车司机,大家都不用交份子钱;1是给滴滴专车等处于灰色地带的互联网租车发放牌照,这样一来专车也就免不了份子钱。不管选择哪种方式,终究的结果都是管制红利消失,互联网租车与传统出租车又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而剩下的问题自然就是,“管制红利”过后,“互联网 +”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坦白说,我也不知道。所谓“互联网 +”,对任何一个行业来说,要做“搅局者”很容易,而要做“颠覆者”很难。与其每天研究“风口”,还不如坐下来好好想想,一个行业的真正本质是什么,甚么才是真正不变的?

3、“如何做好一件衬衫”:什么才是真正的商业创新

什么才是真正的商业创新?我认为必须是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满足人们衣食住行和交往、情感等需求,才可以称得上创新。那种每天吹嘘各种商业模式但最后给出的方案不过是一件更便宜的衬衫,一部更低价的手机或一款更高利润率的金融产品,那绝对不是创新。伟大的商业创新某种程度上是可遇不可求,对大多数“互联网 +”企业来说,不过是以互联网的噱头杀入了一个传统行业而已。

这些“互联网 +”企业要想生存下来,不外乎两种办法:第一,以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不断跑马圈地做大规模,只要范围可以延续扩大,或只要你讲的故事足够吸引人,能不能赚到钱无所谓,反正在全球资本过剩的时期,资本市场会抢着替你买单,理论上可以依托不断的“下一轮融资”来过活,乃至活得很好;第二,如果你忽悠风投的能力有限,希望能够从真正的用户身上赚到钱,那么你就必须深入行业的本质,静下心来好好研究如何做好一件衬衣、一部手机或一款金融产品。“做好一件衬衫”是雷军开给凡客的药方,其实这个药方也一样可以开给小米。

比如,金融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风控!重要的事情说一遍。金融业的行业性质决定了它的高风险属性,因此金融业拼的不是你吸纳资金的范围,也不是贷款范围,而是放出去的贷款怎样收回来的问题,也就是风险控制,这才是你能否盈利的关键。当这些大大小小的 p2p被“扶正”,正式成为民营银行,就不可能再靠拼流量、拼范围、高回报等方式来竞争了,由于这些方式注定是不可延续的。你必须要问自己,与传统银行相比,你的风控好在哪里?这个问题如果回答不上来,到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在这一点上,像阿里金融、百度金融这类大咖,由于坐拥几亿中国人的大数据,在风控上有可能比传统银行做得更好,而对于其他的普通 p2p平台来讲,目前我看不到什么希望。

再比如,媒体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内容!自媒体走到现在,抛开那些玩票性质的不谈,真正想要取得稳定的读者群并实现延续盈利,就必须有延续更新的、高质量的、原创性的内容产出。而这也就意味着,那些脱颖而出的自媒体其实最后根本不可能靠个人运营,而只能靠机构运作,专业分工,从策划、组稿、编辑、配音配图、视频剪辑、美工等等,每个岗位都必须流程化标准化管理,才能实现延续的、稳定的内容产出,这和传统媒体没有任何区别。

最后来说说制造业。制造业想要依托“互联网 +”方式实现所谓“弯道超车”、“升维入侵”是最不现实的。制造业的核心在于延续的技术创新,制造企业没有10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技术积淀,基本上很难立足,更谈不上冲击行业老大。华为帝国的打造花了将近 30年,每一年的科研经费占销售额的比重高达 10%乃至更多,如 2014年华为的科研经费为 400亿元,超过 A股 154家化工企业、166家机械设备企业、67家医药企业的科研经费的总和,这样的企业明显不是可以轻易被超越的。

固然,对小米这样的后起之秀,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毕竟小米手握天量资本,钱多好办事。但前提是,小米必须消除对既有模式的依赖,以超低价杀入某个产品、快速抢占市场的手法再玩下去只能玩死自己。如果自主研发来不及,那么趁着资本市场还愿意听雷军讲故事,赶忙收购全球优秀的高技术制造企业,尤其是各个细分市场的行业前三名,把这些公司的技术积累拿来为我所用。这几近是小米可以真正实现“弯道超车”的唯一方式。实际上,在这方面,传统家电巨头美的反应更快,2016年 5月,美的宣布斥资不超过 40亿欧元现金,收购全球机器人领域的老大——德国库卡团体,以实现其在机器人领域的关键布局。在工业 4.0时期,机会对传统制造业和“互联网+”企业一样开放。

近期美的除了收购库卡,还花 4.73亿美元收购了东芝的家电业务,同时其他中国制造企业的海外收购也动作频频:富士康花 35亿美元买下夏普三分之二的股份;海尔花 54亿美元买下了通用的白色家电业务。这几次并购都是全产业链收购,意味着中国制造企业终于开始走出“微笑曲线”底部,让我十分感慨。

大概十年前,我提出了制造业产业链的“6+1”理论,即产品设计、定单处理、原料采购、仓储运输、批发、零售 6个高附加值环节和制造这个低附加值环节,构成了制造行业价值链的 U型曲线,也叫“微笑曲线”。当时中国制造业被困在“微笑曲线”的底部,靠消耗资源、破坏环境、乃至“血汗工厂”来赚取微薄的利润,使人叹惋。如今中国企业通过抄底国际大牌的方式顺利实现产业链升级,虽然符合了我的理论,但时期不同了,我们必须看到,甩下传统制造业务包袱的通用、东芝等巨头已开始领跑工业物联网和工业 4.0,中国企业必须奋起直追迎头赶上,不能停留在我十年前介绍的“6+1”产业链上。

回顾过去这一年多时间,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改革上的“空转期”和互联网的“大跃进”时期。漫天的概念炒作让我们深陷这个布满鲜花的圈套难以自拔,但盛宴过后,总要有人来整理残局。中国经济到了最艰苦的过渡期,但是,这其实不表示我们可以肆意妄为地只顾眼前利,不为身后名。那些在低端产业链挣扎的传统行业,如果仅靠一次又一次地嫁接到“互联网 +”这样的“救命稻草”上,从而到达“洗心革面”的目的,而不是扎根于产品本身寻求技术创新与产业升级,面临的将是在劫难逃的恶运!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